秋蔡app色版

由于半夜遭遇突袭,李世民和众将领忙到了黎明时分。

忙完了军务,李世民一看这个时辰,正是每日练功的时候,就出了大帐。

走出大帐,李世民往右边瞟了一眼,王庾的帐篷黑乎乎的。

平日这个时候,王庾早就起来洗漱练功了,今日怎么没有动静?

李世民抬脚就往王庾的帐篷走去。

大全双眼微阖,迷糊之际,听到脚步声,立马惊醒了。

“秦…..秦国公。”大全腿一软,就跪了下去。

秦国公这么早过来,该不会是来抓他治罪的吧?

想到这里,大全的身体伏得更低了,额头紧贴地面,“秦国公,小的知错了,请您网开一面,饶过我吧……”

“小庾儿还没起床?”

“啊?”大全有点懵,抬头看了一眼李世民,见他面无表情,好像并无问罪的意思,连忙回答:“哦,小庾儿昨晚吹了风,有点着凉,今日就不练功了,休息一日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李世民顿了一下,吩咐道:“天亮了,叫军医过来给她看看。”

氧气少女目光清澈柔情似水

“是。”

听着脚步声远去,大全小心翼翼地抬起头,刚好看见李世民进了大帐。

“呼——”

大全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抬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,小庾儿说,只要跟秦国公说她生病了,秦国公就不会责罚他们了。

帐内的王庾听完李世民和大全的对话,暗自松了一口气,又听见隔壁大帐传来声音。

“二郎,你不练功了吗?”

“耽搁了半夜,我先睡会儿,早膳就不用叫我了。”

连早膳都不吃了,看来是累狠了,估计得睡到中午。

王庾彻底放下心来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一个时辰后,王庾神清气爽地出了帐篷。

正碰上赶来的军医:“小庾儿,秦国公让我来给你诊脉。”

“哦哦。”

“咳咳~”王庾掩嘴咳嗽了两声,撩开门帘:“里面请。”

军医忙道:“您先请。”

大全抓住门帘,直到王庾进去,军医才抬脚跟上。

军医把脉的时候,王庾不时地咳嗽两声,试探性地问:“大夫啊,你说我从半夜就开始咳嗽,是不是着了风寒啊?”

“这…..”

军医眉头紧皱,脉象平稳,没毛病啊。

“这…..小庾儿你的脉象平和……”

王庾右手一翻,按住军医把脉的手,“大夫应该知道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吧?”

军医愣愣地点头。

王庾继续说道: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咳嗽,但不能大意啊,万一小病成大病,阿耶知道了…..”

军医立即改口:“小庾儿你的脉象平和之下稍有不妥,应该是昨晚吹了冷风着了风寒的缘故。”

“我这就开个药方,先吃三副药看看。”

要吃药?

王庾瞳孔扩大,连忙拽住军医:“诶~大夫不用急,你先坐下,听我慢慢跟你说。”

军医心情忐忑地坐下。

“咳咳……”王庾佯装咳了几声,虚弱地说:“大夫,你看,我就是稍微有点咳嗽,其他没有问题,这个药,还是不开了吧。

“我觉得,我多休息两天,就会好的。”

军医脸色一变,肃然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如今已是中秋,秋夜露重,稍不注意就会着了风寒,尤其是你这样的小娘子。

“一旦着了凉,那就很容易得风寒,你看看你现在都咳嗽了,必须吃药。”

说着,神情变得慈祥,语重心长地对她说:“孩子,切莫讳疾忌医啊。”

王庾:“……”

大全猛点头,见王庾瞪过来,连忙停下脑袋。

王庾深吸一口气,堆上亲切的笑容:“大夫,俗语曰:是药三分毒。这个药吃多了也是不好的。

“何况,这个药吃多了,身体就会产生抗药性,以后再吃药,病就治不好了。”

大全:“抗药性是什么?”

王庾瞪过去,多嘴。

“恕老夫多嘴问一句,这个抗药性又是什么?”军医好奇地问道。

大全耸耸肩,看吧,军医也想知道。

王庾重新堆上笑容,耐心解释:“意思就是吃多了药,身体就会习惯药物,久而久之,药物对身体的作用就不大了,甚至是不起作用。”

“噢~原来是这个意思。”军医恍然大悟:“那还是少吃点药好。”

王庾连连点头:“对对对。”

军医起

身:“那先观察一日吧,要是你明日咳嗽减轻或者不咳嗽了,那就不用吃药了。”

“行。”

王庾欢快地送走了军医,吩咐大全:“快去传早膳,我都快饿死了。”

一刻钟后。

王庾握着筷子,望着对面的李世民,有点心虚。

李世民吃完一张胡饼,见王庾傻坐着,什么都没吃,就说:“吃啊,你放心,我问过军医了,这些东西你都能吃,不会加剧你的风寒。”

不知为何,王庾从“风寒”两个字中听出几分寒意。

“咳咳…..”

王庾假装咳嗽,舀了一勺粥放入嘴里。

帐内安静了一阵,李世民淡淡的声音陡然响起:“听军医说你病得不重,没给你开药…..”

王庾急忙说:“是,但不能劳累受刺激,否则会加重病情。”

也不能受罚,什么军棍啊,军法啊,还是不要来了。

王庾小心翼翼地去看李世民的脸色,见他点头说“对”,心中就大松了一口气。

谁知这口气还没下去,又听李世民说:“既然你还能动,那就来说说你昨晚扰乱战事的事吧。”

王庾:“……”

大全“噗通”一声,跪在了地上,那结实的响声把王庾吓了一跳。

“先说说你那随从吧。”

大全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绷紧,心中万分忐忑,就好像嫌犯聆听刑罚一般。

李世民放下筷子,漱了口,用锦帕擦了擦嘴,而后才看向地上的大全:“虽说你不是主谋,只是听从主子命令行事,但终究是扰乱了战事。

“不过,念在你昨晚立了功的份上,便功过相抵吧。”

末了,又强调了一句: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大全感激涕零:“是,小的记住了,多谢秦国公开恩。”

李世民的目光转向王庾:“至于小庾儿你……”

王庾身体弹了一下,放下手中筷子,端正坐好。

“阿娘曾经说过,小病小痛的不用吃药,毕竟是药三分毒,吃多了不好。”

王庾心中一凛,接下来该不会要说“抗药性”吧?

“小病小痛的动一动,出点汗就好了。”李世民漫不经心地摩挲茶盏:“昨晚的事,军法处置就免了。”

王庾猛点头,对,就该免了。

“这样吧,你今日抓两百条鱼给士兵们改善一下伙食,昨晚的事就揭过不提了。”

王庾不服:“我为什么不能功过相抵?”

“因为你是主谋。”李世民淡淡回击。

王庾:“……”

李世民斜睨着她:“还是说,你想挨五十军棍?当然,我也可以等你病好了再执行。”

王庾:“…….”

好歹劝降那五千隋军有一半是她的功劳,凭什么还要受罚?

“我不服!”

顶点